《穿书七零有空间的我不再摆烂》全文免费阅读_虞以槿华作煜全文阅读-笔趣阁

小说:穿书七零有空间的我不再摆烂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华作煜

角色:虞以槿华作煜

简介:【无CP+搞笑爽文+养娃日常+报效祖国+空间+年代+穿书】
虞以槿原是一篇网文中的炮灰女配,原书中的她在丈夫死后就开始摆烂,最后被四个黑化后的小崽子给解决
看这一段文的虞以淑:我真的会谢
带着空间穿过来的虞以淑没有醉心于四个小崽子的颜值(虞以淑:偶尔也会关注那么一小会)
先从智斗恶毒婆婆,扶正不成器哥哥开始
然后带着四个崽子搞农业,开工厂,考大学,为孩子们争取终身的幸福
虞以淑:老公?那只会影响我报效祖国的速度

穿书七零有空间的我不再摆烂

《穿书七零有空间的我不再摆烂》免费阅读

第5章 实习医生不好当4

办公室里沙发不少,几人各自坐在沙发里休息。

钟晚月窝在角落里,还在看窗户外那个,不停撞击着玻璃窗的头颅。

作为法医的钟晚月,见过各种各样的尸体,残肢断臂对她来说,反而稀松平常。

在她眼里,这些都只是人体组织。

她需要做的,是把还留在上面的信息,尽可能整理确定下来。

任归云搬了个椅子,在钟晚月旁边坐下。

钟晚月抱着手臂,她转头去看任归云。“我们,应该是第一次见吧?”

任归云点头,“不过,我总觉得你很熟悉。”

钟晚月也有这种感觉,她没有明说。“你是做什么工作的?”

两人小声交流着,没有吵醒办公室里的其他人。

“刑警。”

闻言,钟晚月若有所思点头,难怪一开始,任归云表现出了极大的责任感。

她又道,“那有没有可能,我们办过同一件案子?”

“我是Z市刑警,你是Z市的法医吗?”

“不是。”钟晚月摇头,“我是P市人,隔着十万八千里呢。”

“你胆子很大,不过在这种地方,还是尽量小心为上。”

任归云指的是,她常常会按照自己的思路,不动声色去做别的事情。

“要是我刚刚说,我要砸窗,一定会有人不同意。”说这些话的时候,钟晚月笑得有些狡黠。

“我指的是,刚刚李倩看见鬼脸时,你立刻冲出去的行为。”

钟晚月一愣,她当时并没有想太多,这种诡异的地方,一旦出现新的东西,是线索的可能性都很大。

他们现在身处所谓的副本,待的时间越长,越容易出变故。

她只想,赶紧离开这个地方。

“谢谢你的提醒,好心的刑警官。”钟晚月似笑非笑地说道。

任归云没再说什么,他看向窗外的头颅,有些疑惑。

这头颅,在发现他们之后,似乎一直想要进来。

看着很像,是有自主意识的生物。

虽然他觉得,这头颅能不能被称为生物,还有待商榷。

钟晚月:“对了,你还记得那个小男孩吗?”

任归云点头。

钟晚月:“假如他是医生夫妇的小孩,为什么舌头会被割掉?”

众人去休息前,最后讨论出来的结果,是觉得钥匙在小男孩身上,而电梯的出口,很有可能在414号病房。

“你还记得我们看到的病历吗?”任归云又道,“假如这里的病人,都是李雯说过的医闹事件中的人物。

那病历上的内容,反而可以说得通了。”

钟晚月:“你是说,医生在故意折磨他们?”

任归云点头,“我去的那个病房,病人的病历明确标示有病因,但是却没有进行任何治疗。

你去的那个病房,里面的病人非常健康,但是却被要求进行截肢手术。”

钟晚月沉思半响,法医也算半个医生,其实她并不希望,任归云的猜测是正确答案。

假如真是这样,那医生夫妇的怨恨,想必相当惨烈。

这也代表,他们想要通关,会变得更加困难。

想到这里,钟晚月又转头去看他。“明天我们互相换一换,我想去接触一下,另一个病房里的病人。”

“可以。”任归云点头。

话闭,钟晚月继续看向窗外的头颅,看着被血渍染得黑红的玻璃窗,她突发奇想,拿起桌上的水彩笔,在玻璃窗上画了个靶子。

头颅撞击着靶子的红心,看上去十分执着。

钟晚月喜欢有坚持不懈,这种优良品质的人。

坚持不懈的头,她也觉得有点讨人喜欢。

把水彩笔放回去,钟晚月往沙发里一缩,开始休息。

任归云把窗帘拉上,也坐在旁边开始闭目养神。

众人醒过来的时候,是被NPC严医生拍门叫醒。

严医生站在办公室门口,没有走进来,他看上去和刘云完全不同。

有那么一瞬间,钟晚月几乎要觉得,严医生和他们一样,都是人,都是玩家。

看上去如此和蔼可亲,温厚友善的人,怎么也不觉得,这是刘云昨天说的,会让他们不好受的严医生。

“我听护士长说,你们都是新来的实习生,今天大家先跟着我,去各个病房做查房。”

任归云和钟晚月站在最前面,其他人有些后怕地缩在后面。

“严医生,您是外科还是内科?”任归云笑着问道,看上去倒有点好学不倦的意思。

“我是妇产科医生,相信大家都知道,男妇产科医生很少见,也容易遭人非议。”

闻言,任归云和钟晚月相视一眼,都没说话。

“大家先不要闲聊,我们先去查房,不要耽误了病情!”

严医生说着,先往外走出去。

“你们先跟着严医生过去。”钟晚月把身后的人推出去,“记住,不要提及昨天报纸里看到的医闹。

他说什么你们照做,如果发现不对劲的地方,什么都不要管,直接跑回这间办公室。”

任归云:“你要去做什么?”

张峰:“你不跟我们一起行动,不会被发现吗?”

“对啊,你别害我们啊!”一旁的李倩道。

钟晚月:“信我一次,我要是害你们,我先给你们当替死鬼,行不行?”

李雯眼中有担忧,“钟姐你一个人的话要小心点啊!”

旁边的任归云没说话,他犹豫两秒,同意了钟晚月独自行动。

见状,其他人也只能同意。在他们心里,他们都觉得,独自行动死得快。

但如果是钟晚月的话,说不定又是例外。

钟晚月点头,“你们去吧。”

一行人跟在严医生后面,来到护士站,严医生立即发现少了一个人。

“有位同学,说拉肚子,去卫生间了。”任归云已经找好借口。

“那就先不等这位同学,稍后大家讨论的时候,多和她沟通。”

任归云他们跟着严医生去查房,钟晚月回到办公室,拉开窗帘,昨天那只头颅,依旧在坚持不懈地往上撞。

钟晚月上前确认了一下玻璃的完好度。

玻璃上连裂痕都没有,看上去十分坚固。

钟晚月对这只头颅相当满意,她点点头,举起灭火器,准备再砸一次窗。

安静的办公室里,传出咣当一声,玻璃窗应声而碎。

头颅被这一下砸懵了,飘在窗口晕头转向。

钟晚月戴着手套,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头颅抓进来,关进一旁的保险箱里。

关门,落锁,一气呵成。

再去看玻璃窗,上面的玻璃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原状。

这一次玻璃恢复原状的时间,比昨天快了许多。

保险箱放在桌子上,里面传出撞击声,钟晚月知道,里面的头颅估计恢复过来了。

“兄弟?”钟晚月敲了敲保险箱,“你会说人话吗?”

保险箱诡异的安静下来,办公室恢复寂静。

钟晚月勾起嘴角,这反应说明头颅能听懂她的话。

“兄弟,聊聊呗?”

保险箱里传出怪笑声。

“兄弟,你是死不瞑目吗?”钟晚月拉过椅子坐下,“你在这里守一晚上,是想从我们的人里,找替死鬼吗?”

怪笑声停下,里面传来嘶哑的声音,“你们逃不出去!你们谁也逃不出去!”

钟晚月:“这么说,你是在医院里死的吗?”

“你们逃不出去!哈哈呵呵呵哈哈嘿嘿!你们谁也逃不出去!”

原创文章,作者:华作煜,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fushihaoyt.com/xiaoshuo/44133.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